登陆

文艺理论家徐中玉去世,曾主编第一本《大学语文》教材

admin 2019-06-25 6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徐中玉大学语文
华搜传媒,专注网络推广、网络推手等互联网营销服务,QQ:755436989, 电话:13067953746 (同微信)

文艺理论家、作家、被誉为“文学界泰斗”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终身教授徐中玉先生于今晨3时许逝世,享年105岁。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主任朱国华向新京报记者确认了这一消息。

d4628535e5dde711151edeeaf219c91e9f1661dd.jpeg

徐中玉(1915年2月15日-2019年6月25日)新京报 吕祝君 摄

1915年2月15日,徐中玉出生于江苏江阴,自1934年开始发表作品,1952年起先后任华东师大中文系主任、文学研究所所长。1981年,由他担任主编的改革开放以来第一本《大学语文》教材出版,近40年累计发行3000多万册。

徐中玉的学术作品包括《鲁迅遗产探索》《古代文艺创作论》《激流中的探索》《徐中玉自选集》《美国印象》等。2013年7月,他的《徐中玉文集》出版,新京报记者就此专访他,与他聊“老洋房”“老日子”。当时,这位98岁的老人,呆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,都坐在书桌旁看报纸,做剪报。这件事占据或者说是消磨了他的大部分时光。很多剪报上都有他的批注。

新京报也曾于2008年10月专访徐中玉谈他的个人史:

“发真的声音,说真心的话,忘掉了个人利害,推开了一切阻碍进步的因袭俗滥的规矩习惯老调,大胆地说话,勇敢地表现,五十年前的霭理斯这些论英国文学的话,也能应在我们的文学身上。如果能够做到这样,文学将成为‘世界的势力’,岂止干干净净去了陈言而已!”

撰文 | 姜妍

“现在你们讲话,我听不大清楚”

徐中玉的家在华师大二村一幢老洋房的顶层,我们沿着木制的楼梯拾阶而上,家里的阿姨开门将我们引入最靠里的那间房。阿姨管他叫爷爷,我们也随着这样喊。

这是上海这个酷夏里最炎热的几天,爷爷头顶的空调开得很足,他穿了两件白衬衫,脚上蹬着一双皮鞋,像是刚从外面回来或是准备要出门。实际上这就是他平日里在家的行头。除了空调,这个家里大部分的家具都是几十年前的老样式,老式穿衣柜、老的淡绿色电冰箱、老痰盂……当然还有用一根塑料绳挂在柜子侧面的那本老式日历,每天一页页撕下去,永远回不了头。

“现在你们讲话,我听不大清楚,我年纪大了,马上就要100岁了,我听得懂我就回答。”这是爷爷开口对我们讲的第一句话,事实证明,他所做的此番说明,都是正确且必要的。5年前,我的同事曾经也来到过这幢房子里的这间屋子,大概也是在我坐的椅子上和爷爷在某个晚上畅聊了3个小时,他们谈的是爷爷一生的故事。那时候的爷爷耳聪目明,那时候的爷爷对往事都历历在目,而现在的爷爷和那时候的爷爷不大一样了。

前阵子华师大刚给爷爷出了一套6卷本的文集,这套文集成了爷爷谈话里反复提起的话题,他叫阿姨从另一个房间拿了一整套文集过来。阿姨拿来了一套文集,还顺便拿来了一个助听器帮爷爷戴上,但这基本上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。

爷爷的听力其实在这些文化老人中算是还不错的,他真正下降的是反应力。几乎每个问题都要问两三遍,而且一定要把问题简化再简化。比如你绝对不可能再去问他“是否今天还在关注大学语文的教育问题,对一直关注的通识教育推广的程度有没有进一步的了解”,如果抛出这样的问题,通常只能换回他拖长音的“啊……”的声音。

也有的时候,他会将你的问题直接转变掉。比如问他文集的文章是如何挑选的,他有没有参与。他会这样回答“这些文章都是我写的呀!”再问爷爷新出的文集做了哪些修订,他就说不上具体的内容来了,他会这样回答“我过去发表的文章比较多,现在重新看的时候,有的呢,还要做一点改动,不一定很好,总感觉要做得更好一点。”

但爷爷很容易将一些问题绕回到文集上来,比如问他现在看些什么书,他会说“就是把过去的东西看一看,这些东西看一套要花好多时间,修改的也有,这个也不一定有多好,重新印出来……”

与猫相伴,“它也已经很老了”

我们说话的时候,一只大白猫从爷爷的床底下钻出来,跑到了其他的房间。“我爱人去世的时候抓来的,一直到现在,它很老的了。”爷爷书桌的玻璃板下压着一张大白猫的照片,它正蜷缩在书堆上,离它最近的书是《近思录通解》。离这张照片不远处,还压着一张服务联系卡,上面写着“东15楼神经内科病房,主任医生:某某某,护士长:某某某”当然还有他们的电话。

爷爷每天6、7点钟起床,有时候阿姨陪着会去附近公园散步,回来路上他喜欢去小店买些糕点。爷爷嗜甜如命,茶几上的塑料罐子里摆着桃酥和糖块,他每天能吃这样一罐子的甜食。

照顾爷爷的阿姨来家里有四年了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她陪着爷爷度过的,春节也离不开。爷爷在一旁念叨着:“我现在四代同堂,我的重孙8岁,一直是在美国。”爷爷说他有四个孩子,“有三个”阿姨在一旁纠正着。“我是希望他们来看我,他们来的时候在餐厅炒两个菜带来,蛮高兴的。他们也是很想念我的,呵呵呵。”

每天剪报20多份,还加批注

呆在家里的大部分时间,爷爷都坐在书桌旁看报纸,做剪报。这件事占据或者说是消磨了他的大部分时光。很多剪报上都有他的批注,比如在一篇名为《天鹅之歌——关于徐迟之死》的文章上,他批注——“此文甚好”。

“现在的报纸,一到晚上一大堆,但是有些东西讲得很浮躁。”也有好一点的,都被他做成了剪报,每天把二三十篇文章做成剪报。在他房间对面的另一个房间里,堆满了他以前做好的剪报。

爷爷其实很希望别人来看他。

“今年他差很多,反应能力差了。走路也不行了,以前可以拉着他走,现在觉得他好像整个人要架在我身上。”阿姨说这些话的时候,爷爷正坐在老房间的椅子上望着露台外的另一幢洋房,嘴角挂着笑,也不知他在想什么。

离开的时候,爷爷坚持把我们送到门外,他足上的皮鞋也就到了真正属于它们的地方。他笑得很灿烂,扬起手冲着我们微微挥着,我关于他的记忆定格在那一刻。虽然我知道,很快他就会把我忘记。
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华搜传媒,专注网络推广、网络推手等互联网营销服务,QQ:755436989, 电话:13067953746 (同微信)
Powered By Z-BlogPHP
 
QQ在线咨询
网络推手
130-6795-3746
品牌维护
130 6795 37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