登陆

主打方言的公众号频频走红,背后的原因到底是什么?

admin 2018-01-11 44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 臧婉婷
当方言渐渐被普通话所代替,有人担忧,地方的特色语言将面临失传的危机。不过随着自媒体的兴起,尤其是过去两年短视频的迅速发展,方言重新焕发出活力,并成为地方号的吸粉利器。

作者:二维酱

来源:新榜(ID:newrankcn)

阿飞是客家人,如今在杭州工作,闲暇之时,他会打开一个地方公众号看客家话短视频。除了熟悉的乡音带来的亲近感,他说喜欢方言短视频还有一个理由,“很多方言我作为本地人都忘记了,他们还说得那么地道,感觉很厉害。”

当年轻人背井离乡,来到大城市读书工作,家乡的口音渐渐被普通话所代替。有人担忧,地方的特色语言将面临失传的危机。不过随着自媒体的兴起,尤其是过去两年短视频的迅速发展,方言重新焕发出活力,并成为地方号的吸粉利器。

从南到北,都涌现出大批以方言为特色的自媒体大号。在南岭以南,有位列新榜500强的粤语脱口秀节目“粤知一二”,有去年产出两篇点赞10w+的“蒲街坊”;在辽阔的东北,有“酷酷的滕”“刘哔电影”等幽默风趣的短视频创作者;而在西南地区,方言配音视频一直非常受欢迎。

新媒体用户下沉的趋势中,方言类短视频的势力不断崛起,成为自媒体大军中的一股重要力量。这类内容到底有何优势,有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和商业模式?

方言短视频的魅力在哪儿?

触动乡愁,增强趣味,还有教学功能

其实方言视频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,比如榜妹小时候就看过四川话、云南话配音的《猫和老鼠》,当时这种恶搞方言配音就很流行,地方电视台上也能看到各种方言节目。

当内容转向移动端,方言短视频成为地方自媒体的杀手锏。因为方言带有强地域属性,能让用户产生天然的身份认同和归属感。当你听到视频里的人用家乡话向你说着一些趣事,感觉像是在跟身边的朋友聊天一样。

“触摸重庆”的创始人周经纬告诉榜妹,方言短视频优势很明显,因为视频本身就是针对特定用户打造,自带亲和力。传播目的和受众都很清晰,二次传播精准度相当高,相对于图文来说,用户肯定更喜欢视频。

方言是地域文化的浓缩表现,不仅能引发本地居民的共鸣,对于在外地求学、工作的人们,也能触及他们的思乡之情。而情绪的触动,正是撬动二次传播的重要因素。

用大连话做脱口秀的“大连老湿王博文”说,思乡情结是他最初用方言创作的契机之一。那时他离开家乡到广州读书,“做方言对于包括我在内的很多在外漂泊的人而言是一种慰藉。”

他的视频中能看到很浓郁的地方特色,比如在一期关于南方冬天到底有多冷的视频中,他以一个到南方生活的北方人的视角,带来了丰富生动的吐槽。有微博用户评论“说出了我们的心声”。


王博文和来自山东的王子涛的经历有些相似,都是从人人网语音相册开始尝试做自媒体。王子涛给自己取的ID是“说方言的王子涛”,他说,因为从覆盖率的角度来看,突出方言比突出地域更好。

这就要说到方言的局限性,虽然方言能够吸引精准的受众,但如果只有地域特色,就隔绝了其他用户。比如有一个县级自媒体的运营者告诉榜妹,地方号在县域范围内自带传播效应,但通常只是小范围传播,甚至有的地方一个县就有好几种方言。 

而在王子涛来看,方言短视频完全能做成全国性的,要看作品本身的趣味性。方言能给作品加分,但不能替代内容。简单地说,会说本地方言的人非常多,但是能用方言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的人并不多。 

从这个角度来说,方言短视频之所以能产生很多爆款,更深层的原因可能是大家都爱段子,而方言就像一种语言特效,能让段子变得更加生动、更接地气。毕竟方言只是一种载体,只有内容新颖、有趣才能持续吸引用户,甚至打破地域圈层,获得向上成长的空间。 

就像papi酱最初成名作是上海话+英语的系列视频,听不懂上海话的人比比皆是,她的视频能爆红,是因为本身就非常有趣。

 

感受一下当年papi酱的语速

除此之外,方言短视频还可能具有新奇性和教学性。

只要内容足够好玩,陌生的方言也能对用户产生吸引力,而且这种地域文化的差异,反而能带来戏剧性和新鲜感。比如被东北喊麦发扬光大的“老铁”,如今南方人也爱说,还有因为《中国有嘻哈》火起来的重庆话rap,洗了很多人的脑。

这些有趣的方言短视频,也可以成为通向一门陌生方言的桥梁。“粤知一二”团队就表示,他们的视频不仅以粤语人群为受众,也是想要学习粤语的人的“教学视频”,是人们了解粤语文化的“教材”。

 

方言短视频也要品牌升级 

最早的方言短视频是以配音的形式出现,因为制作简单,而且选择的影视作品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,容易产出反差的喜剧效果,实现病毒式传播。著名配音团队“胥渡吧”就用方言配音的形式恶搞过童年回忆《还珠格格》和《西游记》。

方言配音的形式可谓经久不衰,在B站上可以看到四川话版的热门动画《干物妹小埋》,还有近段时间突然火爆的《小猪佩奇》,出现了东北话、重庆话、上海话、湖南话、新疆话等各种版本。@说方言的王子涛 做过几期山东话版的《小猪佩奇》,在粉丝中反响不错。 

比配音难度高一点的是旁白解说,视频创作者需要对影视作品加以个性化的解读,而方言能使解说更加好玩,更具辨识度。比如东北口音的“刘哔电影”“刘老师说电影”,自带几分诙谐。还有谷阿莫的“湾湾腔”,形成了他独特的视频风格。 

不过这类配音解说的方言视频,门槛比较低,当从个人创作转向团队运营之后,方言短视频也面临品牌升级的考验。

短视频团队都希望能打造出独有的IP,主要有两条路径:真人演绎和动漫虚拟。

比如脱口秀短视频“粤知一二”的主持人郭嘉峰,在粤语地区人气很高,这可能得益于他之前是电视台主持人,口才与镜头感俱佳。而且团队成员也基本都是成熟的电视节目制作人,在真人秀节目方面有丰富的经验。

“粤知一二”还塑造出其他一些性格鲜明的人物形象,有趣的是,这些演员还身兼数职,比如节目中的“肥龙”其实是编剧之一,萌妹“猫猫”其实是节目导演。

“大连老湿王博文”的杀手锏是“戏精”情景剧。浑身是戏的他,一个人就能对着镜头演出一场大戏,不仅“性转”演绎出了王秀芬、臧婉婷等女性形象,最多甚至分裂出20个人格……这些人物都有着浓浓的“海蛎子”味儿。

这种呈现形式并不是一蹴而就的。王博文说,自己的作品其实经历了三次转变。刚开始是在人人网上做语音,后来演变成了文字动画,直到一年前才进入表演元素,完成了从段子到脱口秀、超短剧的过渡。如今他制作一个短视频,从选题到发布大概需要5天时间。

“触摸重庆”则选择了动漫虚拟形象。2015年初,“触摸重庆”开始做方言配音视频,那时候做的人还不多,吸粉效果很好,一期视频能带来7、8万的粉丝。红利期过后,他们开始在方言短视频的基础上进行品牌化升级,从最初的影视剧配音发展到如今拥有原创动画形象“触摸哥”“触摸妹”,将“重庆言子”融入生活化的调侃中。据周经纬介绍,一个4分钟的动画视频,需要三个动画师花五天时间制作。

这种加大成本、转变形式的战略升级背后,是短视频行业的激烈竞争。这些短视频创作者虽然抓住了红利期,利用方言的特色快速圈粉,但随着更多竞争者加入,每个地方都挤满了内容同质化的地方号,方言的优势逐渐降低。

另一方面,用户也开始产生审美疲劳,如果不能以独特的内容和创新的形式,构建起竞争壁垒,那么就算是头部的账号也会面临严重的粉丝流失。

方言短视频如何商业变现?

加入MCN是大势所趋 

关于短视频的变现,新榜曾总结过七种商业化途径,其中平台分成、广告、电商是比较主流的方式。 

由于方言短视频有比较强的地域性,特别是一些纯地方号,容易接到有地域属性的广告投放,比如地方企业和餐饮等。

而偏全国性的内容,接的广告范围也更广。“大连老湿王博文”说,在广告变现方面,模式已经很成熟,去年跟腾讯动漫、神州买卖车、苏宁等大品牌有过合作。 

另一个明显的趋势是抱团取暖,也就是MCN的机构式运营。“大连老湿王博文”和“说方言的王子涛”都签约了“何仙姑夫”背后的MCN贝壳视频。他们可以全身心投入内容创作,而商业合作、变现等就交给机构来运作。 

 

另一方面,MCN也在积极寻找优质的地域类短视频创作者。微博、抖音快手等平台上冒出的新秀,可能很快就会被某一MCN收入麾下。 

“粤知一二”背后的川上传媒也属于国内短视频MCN的第一阵容,旗下拥有十几档节目,每月产出短视频达200条左右。

据川上传媒陈一封介绍,他们的主要收益来自于微信公众平台,包括广告收益和游戏分成、直播分成等,其他平台的流量补贴占比不高。

陈一封说,相比图文号,短视频简直是“操着担惊受怕的心,却赚着卖白菜的钱”,大多数团队是在烧钱买梦想。不过,对于梦想的追求,虽然累,但有期望有盼头,很值。

榜妹觉得,会选择用方言来做短视频,一定是非常接地气、关注生活的人。在方言的外壳下,有趣才是灵魂所在。而真正有趣的内容,总是稀缺的。


·END·

本文由新榜(ID:newrankcn)授权梅花网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


谢谢打赏
支付宝 支付宝
微信 微信
请发表您的评论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
 
QQ在线咨询
网络推广
138-1085-5013
品牌维护
138-1085-5013